ert
首页中心概况动态资讯机构设置科研人员学术成果人才培养学术活动开放课题论文选粹文献资料联系我们

《诸老先生惠答客亭书启编》考释

【所属类目 : 论文选粹】 【文章作者 : 辛更儒】 【阅读次数 : 3688】 【发布时间 : 2011-9-1 14:45:17】 【关闭窗口】 【打印此文

   
    宋刻杨冠卿《客亭类稿》残存《四六编》四卷,《杂著编》三卷,《古律编》二卷,《诸老先生惠答客亭书启编》(以下简称《书启编》)一卷。《四库全书》据此本重编,附益《永乐大典》所载,编为十四卷。存国家图书馆。其中为《四库全书》删落的《书启编》,共收南宋中期名士十四人书帖共二十八篇。不见于宋人各集,《全宋文》亦未收,流传甚鲜,故予整理,并做考释。原书因虫蠹缺字严重,几不可读,而《书启编》稍好,然空字亦不可补,姑仍其旧。

于湖张舍人帖二

孝祥曩者水村胥会,时见公貌甚癯瘠,意必别后作诗苦所以致,然不暇有请也。兹得《锦囊篇》,清新婉丽,殆与长吉辈并驱而争先,然后知用意于此深,而前日之癯盖有所自焉。愿少卑之,为器业加卫,甚善。

孝祥官此,日虞戾□,比已力控祠请,无聊中□□□盛文□□□,病眼为增明。趣□□□□□□后,龚□□□□否?南中乏佳诗,□□□□赏音。还浙□□何时?□山九韶,皆天下山水奇绝处,公行宁览其胜?北归之文当益雄健。舟往过于湖,无吝过我,为旬日款承,当远临,□他□情。

按:于湖即张孝祥。张孝祥中年以后移居芜湖,因以芜湖旧名于湖为号。张孝祥与杨冠卿书札二篇,非作于一时。第二篇有“官此”,“比已力控祠请”等语,所云为张孝祥于乾道五年(1169)春知荆南府兼湖北安抚使时事,因其屡次申乞祠禄,遂于是年三月提举江州太平兴国宫归芜湖,帖中有“舟往过于湖,无吝过我”诸语,盖预为归家之约会也。而杨梦锡于乾道六年春自游广州而还,帖中“□中九韶”指广东韶州,杨冠卿北归必经之地,风景佳胜。帖中所言“北归之文”皆指此。

然而,杨冠卿果于乾道六年北归过于湖时,张孝祥却已于前一年即乾道五夏季遽亡,“旬日款承”之诺落空。杨冠卿为此作《水调歌头》词,词题有云:“归自罗浮,舟过于湖,哭张安国。至采石,吊李谪仙,悼今昔二贤豪之不复见。月夜酹酒江濆,慨然而去,作长短句。”见《客亭类稿》四库本卷一四。

至于湖第一帖,有“孝祥曩者水村胥会,时见公貌甚癯瘠,意必别后作诗苦所以致,然不暇有请也。兹得《锦囊篇》,清新婉丽,殆与长吉辈并驱而争先,然后知用意于此深,而前日之癯盖有所自焉”诸语。查所谓“水村”,殆杨冠卿居处。《客亭类稿》卷一三有诗,题为“乙未秋赋,不遂志,归寓水村”。乙未为淳熙二年(1175),秋赋,谓是年秋杨冠卿参加漕试,未合格而归,则其所居水村必在江陵。于湖帖中所言“曩者水村胥会”,当指其乾道四年秋自知潭州移知江陵府,曾亲往杨冠卿居地拜会事。然帖中又有所谓“别后”语,知其与杨冠卿必早相识,不必至知江陵府时。《锦囊篇》今《客亭类稿》中无考。

莆田龚大参帖一

茂良顷官交广,得梦锡姓名于文字间,因与定交逾年。每见其议论英发,愈出愈奇,固已心降而气慑。今读《客亭编》,然后益知梦锡学有本原,心于古人所独到之地,为不可及也。惟善藏之,无轻所发,甚幸。

按:龚茂良字实之,兴化军莆田人,绍兴八年进士。《宋史》卷三八五有传。右帖题称龚茂良为“大参”,帖中有“顷官交广”及与梦锡“定交逾年”诸语。查龚茂良于乾道三年自广东提刑改知广州兼广东经略安抚使。见王十朋《梅溪集》后集卷二六《广州重建学记》:“乾道三年,诏前右正言龚公茂良自宪台为方伯。下车之初,务先风化。明年春上丁,释奠于先圣先师。顾瞻祠宇庳陋,楹桷颓圮,……喟然谓诸生曰:‘治孰有急于此乎?’于是始议改造。……经始于夏四月,讫工于日南至,行释菜乡饮礼以落之。明年,公召还。”①据知龚茂良于乾道三年(1167)改知广州,五年召还。此后除江西运判,兼知隆兴府。则杨冠卿在广州适当龚氏为帅,龚茂良爱其文才,故令其代作《祭广东主管衙土地》等文(《客亭类稿》卷一○)。《客亭类稿》卷三《代谢提刑龚正言举升陟启》有“依宾幕之芙蓉,素乏元僚之誉;种春风之桃李,遽叨荐牍之荣”诸语,可知在龚茂良任广东提刑时,杨冠卿即曾代入幕之同僚作启谢龚茂良的荐举。同书卷四又有《代莫干贺广东提刑龚正言启》。《四库全书总目》卷一六○《客亭类稿提要》谓杨冠卿“尝出知广州,以事罢职”,倘若杨冠卿此时是广东帅臣,焉能代宪幕之干官作此应酬之启?后龚氏被召,杨冠卿亦自广州北归,其客游身份历历可见。此帖应作于龚氏被召之后,或即其官江西之时。

杼山刘侍郎帖一

岑绍兴初假守南徐,杨君季洪来为理掾,以经决狱,多所平反,学者知其后必大。后三十年,见其子梦锡文章超诣,议论闳博,名闻诸公间,深幸故人之有子,而家声之不坠也。岑老矣,恐不及见梦锡腾踔,惟祈益励所学,用以继前闻人。

按:刘侍郎名岑,字季高,吴兴人,《南宋馆阁录》卷七《秘书少监·绍兴以后》:“刘岑字季高,吴兴人,沈晦榜进士出身。三年八月除,四年二月为权刑部侍郎。”杼山即在吴兴,刘岑自号杼山居士。此帖有“岑绍兴初假守南徐,杨君季洪来为理掾”语,刘岑知镇江府在绍兴七年十二月,见《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一一七。杨季洪为镇江府司理参军,即帖中“理掾”,《嘉定镇江志》未载,现存典籍中也没有任何记载。《客亭类稿》查不出其名,但既云“后三十年见其子梦锡”,则自绍兴七年下推三十年,是为乾道四年,即此帖的作年。

石湖范参政帖一

成大辱示杨君诗词,趣高有韵,甚不易得。渔社有此客,可以豪矣。□更陶冶,便可追前辈,异日与之相见,当面述列道之。

按:石湖范参政,即范成大,字致能,吴县人,绍兴二十四年进士。淳熙五年(1178)以礼部尚书参知政事,六月罢。晚年自号石湖居士。《宋史》卷三八六有传。此帖谓“辱示杨君诗词”,又云“渔社有此客”,渔社即李结,此帖盖复李结书,盖李结尝向范成大推荐杨冠卿诗词,其时范成大尚与杨冠卿未曾相识。此帖作年,据帖中“渔社”语,知杨冠卿时为李结渔社之客,而杨冠卿涉及渔社之作,有《客亭类稿》卷一一《秋日自武林病归渔社李使君惠以长篇诵之再四沉疴脱然》、《渔社李先生宠以和篇复用韵》诗,卷一四《霜天晓角·次韵李次山提举渔社词》。李结提举两浙西路常平茶盐公事,在乾道七八两年,见《吴郡志》卷七。是则杨冠卿早在乾道间即为李结之客,不必迟至淳熙间。而范成大此帖,似即作于淳熙十年其自知建康府罢归石湖之后。

何山□□□□

格□寄近作,良□□勤,玩而绎之,□□□□□□大之,其可卜于斯矣,甚幸甚幸。

按:此帖题中失主名,何山,在湖州乌程县,因文字甚短,且多有缺佚,故无从做进一步的考证。

豫章京御史帖二

镗伏辱宠贶《草堂集句》,熟读数过,殆如肺腑中流出,使子美见之,亦不敢发。久假,何时归之问也?十袭珍藏,永以为好。治报莫究万一,切丐孚亮。

镗比获奉辞色,唤起十年之梦。见辱诲帖,副以诸集之贶,俱平时所愿见而不可得者。四六、集句,旧虽管窥一二,今悉得于梓木之传,为惠不赀。下拜不胜藏感。至于某之区区姓名,亦遂托不朽,又复以为愧,尚图专诣谢次。

按:豫章京御史,即京镗。《宋史》卷三九四《京镗传》:“京镗字仲远,豫章人也。登绍兴二十七年进士第,龚茂良帅江西,见之曰:‘子庙廊器也。’及茂良参大政,遂荐镗入朝。孝宗诏侍从举良县令为台官,给事中王希吕曰:‘京镗早登儒级,两试令有声,陛下求执法官,镗其人也。’上引见镗,问政事得失。……上善其言,镗于是极论今日民贫兵骄士气颓靡,言甚切至,上说,擢为监察御史。”京镗任监察御史的具体时间是在淳熙五年至七年,见《南宋馆阁续录》卷五、《宋会要辑稿·选举》二一之二。此帖或即作于此期间。

《草堂集句》,应当是杨冠卿所编,惜已佚失。元人吴师道《礼部集》卷一七《陈氏凤髓集后题》论前人集句诗,有“因阅缙云冯时行集,有跋杨序之《草堂集句》,知昔人亦有为此者,多不传耳”诸语,可知此书确为杨冠卿所编,有时人冯时行作跋,见冯著《缙云集》中。而《缙云集》今亦不传。

临川何御史帖三

异始生之日,蒙以佳词为惠,下拜讽诵,灿如天葩云锦雾谷之在前,令人爱赏而不敢当也。坐客不办详禀,并几财幸。

异始生之日在近,方切劬劳之念,而高义过人,岁岁宠以佳词,春风披拂,和气先到,迟暮有光矣。独念左右清贫,珠矶百斛,想所不惜,而装亦复华楚,何劳费用如此?尤令人悸不自定,□图面列谢悃。

异□蒙宠顾,袖手□洒高文,诲以近□□□□,杂□竞日把□□,不忍去手。其间隽□□□□,然天成如自肺腑中流出,此岂反笔旋学,□□深切,降叹应酬纷纷,厚意久不报,亦欲寻一二骩骳之文,以求是正,竟尔未暇,尚储面见禀谢次。

按:临川何御史,即何异。《宋史》卷四○一《何异传》:“何异字同叔,抚州崇仁人,绍兴二十四年进士。调石城主簿,历两任,知萍乡县。丞相周必大、参政留正以院辖拟异,孝宗问有无列荐,正等以萍乡政绩对,乃迁国子监主簿,迁丞。转对所言,帝喜之曰:‘君臣一体,初不在事形迹。有所见闻,于银台司缴奏。’擢监察御史。异奏与丞相留正旧同官,不敢供职,御札不许引嫌,遂拜命。迁右正言。时光宗愆于定省,异入疏谏,不报。”据知何异任监察御史在孝宗淳熙末。《客亭类稿》中并无为何异作寿之歌词,亦无与何异交往之迹。

渔社李度支帖七

结方欲以长至令辰,遣书为庆,专使领教墨,高文大册,并以宠。十袭宝藏,传示无。然左右行将代言西省,视草北门,紫诰黄麻,播之四海,恐不特此而已也。渔童配樵青,乃是渔社家风,公放柳枝何耶?香山正不当尔,余乞为远业崇重。

结伏蒙宠示新词三篇,真与雪月交光争胜,使恐公御风翔寥廓间,第褒拂之甚,岂所敢当?异日门下平步天衢,此景当备享焉。《菩萨蛮》犹胜唐人词语,将使温庭筠辈顺下风而立,膝行而不敢仰视也。容面谢次。

结比蒙赐书,寄示绝妙好辞,信知出于伯乐之厩无凡马也。东阁多佳士,而梦锡为之领袖,贤侯为北道主人,一语吹嘘,便当干青云而直上,拭目以观垂天之翼,抟扶摇于九万里也。幸甚幸甚。

结近蒙春和叠物,□翰固已铭感,又□颁示□大丞相寿诗,此诗与柳柳州抗衡矣。岂非如紫星丽天、芒寒色正,人望而敬言欤?渔社和篇,词语益工,惭感万状。近得范石湖书,来索《西塞图》,欲为作诗,渔社自此著名矣。所居之侧有散花洲,若经营得之,结茅其上,以待宾客,遂为渔社壮观也。西塞前荷花丛中有一湖,方圆可百顷,其员如镜,旧号镜湖,昔以避□讳,名遂而不传,今欲发旧贯,又恐与会稽湖名相似,梦锡之意如何?得易以嘉名,尤荷。结欲改作云锦湖,可否?相去无百里,未得一面瞻仰。

结两沐云翰,宠启札,雄伟华赡,足见吾梦锡虽处困厄,而浩然之气充塞天地,它时功业可卜于斯,但仰勤亲翰,愧畏不可言。李詹事送笔云:“绝妙恐可助修五凤楼。”敬以纳上。

三词奇绝,讽诵回环,不敢释手。前二词雄伟,后一词精巧,悉皆追配作者,钦服嘉叹,不能自已也。贤主人平泉、绿野兼而有之,并辔哦诗,其乐无涯。奉以周施,甚善甚善。结西塞大费买山钱,若加数年,恐可盖数椽茆屋,为容身计,然老矣,奈何!异时得吾故人相从林石之间,幸莫大于此者,第恐公阔步青云,赤松子之游,未可期尔。自馀万万保爱。

荆公集句,取千百家所长,易以为工,门下祗取工部一集,混然如天成,此尤难为力也。传诵无□,钦服叙谢,未究端倪,敢幸恕察。

按:渔社李度支,即李结,渔社为其湖州所居。其任度支郎中,则不见记载,疑在淳熙十二年以后数年间。李结,《宋史》无传。周必大《益国文忠公集》卷一八《跋李次山霅溪漁社圖》有云:“唐元结字次山,尝家樊上,与众渔者为邻,带笭箵而歌欵乃,自号聱叟。今河阳李君名结(原作“元”),字次山,卜筑霅溪,又号渔社。其善学柳下惠者耶?始乾道间予官中都,君以先世之契,数此图求跋。自念身游东华尘土中,欲为西塞溪山下语,难矣。属者奉祠归庐陵,所居在东城隅,去江无五十步,洲名白鹭,横陈其前。日以扁舟縁苇间,鸥来相从,百住而不止。虽未敢窃比张志和,亦庶几乎元次山矣。而君方以尚书郎奉使全蜀,凡六十一郡之官吏,数十万之将士,莫不敛板受约束,衘枚听号令。犹念旧社不置,万里遗书,与图偕来,督践前约。予欲遽数忘机之乐,则君权任如此,顾岂招隐时耶?须君他日奏记甘泉,厌直承明,尚寄声于我,当有以告君,今未可也,姑题卷轴归之。绍熙元年三月三日,适逢丁巳,青原野夫周某。”周必大“奉祠归庐陵”在淳熙十六年二月光宗即位之后,即是年五月。而李结以尚书郎为四川总领则与之同时或略有先后。李结之度支郎中任必在其任尚书郎之前,应为淳熙末年事。

李结于隆兴二年知吴县,见《姑苏志》卷二四;乾道六年监行在都进奏院,七年提举浙西常平,见《宋史》卷一七三《食货》一,淳熙六年知常州,见《建炎以来朝野杂记》甲集卷七《处州义役》条,淳熙九年知秀州,未赴。《宋会要辑稿·职官》七二之三五:“淳熙九年七月二十三日,新差知秀州李结依旧宫观。以言者论结奉祠近及一年,未应有此除授,故也。”绍熙元年除四川总领,见《宋会要辑稿·职官》四三之一七六四川总领李结绍熙二年二月言事。杨冠卿尝为李结之客。《客亭类稿》卷一二有《从李使君假记室吏》诗,使君或即指常州守李结。同书卷六又有《代常州守服阕上政府启》。

李结致杨冠卿书共七篇,第二篇提及“宠示新词三篇,真与雪月交光争胜,使恐公御风翔寥廓间,第褒拂之甚,岂所敢当”,又谓“《菩萨蛮》犹胜唐人词语,将使温庭筠辈顺下风而立,膝行而不敢仰视也”。今《客亭类稿》卷一四有《菩萨蛮·雪中呈李常州》词,应即赠李结者。惟《四库全书》本作“李常川”,而《全宋词》引作“李常门”②,皆误。词云:“玉妃夜燕瑶池冷,翩然飞下霓旌影。天阔水云长,风飘舞袖香。  姑山人似旧,清压红梅瘦。同凭玉栏干,光摇银海寒。”

第三篇谓“东阁多佳士,而梦锡为之领袖”。《客亭类稿》卷三《谢中隐先生授馆舍启》有“东阁轩裳之盛,萃南州冠冕之英”句。同书卷一三有《从郭中隐觅酒并呈张君亮》诗。知中隐郭姓。再查同书卷七《凤山纪行代中隐作》序谓“淳熙戊戌,予自维扬入觐,叨除羽卫。公馆适介其下,久之,周视亭宇倾圮弗支。……越七年,始即冲天旧地建阁其上。”其后署淳熙丙午重阳日。此亦代郭中隐作。戊戌为淳熙五年,越七年为淳熙十二年。查南宋有大将郭浩,其子棣、杲、果,孙倪、倬、僎,三世为将,中隐必其中之一人。《宋会要辑稿·兵》六之二载:“淳熙五年八月三日,镇江武锋军都统兼知扬州郭杲言……”与上记载相符,据知其人必郭氏家族中世领南宋兵权的郭杲。同书《职官》五一之三一又载淳熙十五年十一月四日,殿前都指挥使郭杲言事。而刘过《龙洲集》卷二有诗题为:“嘉泰开乐日,殿岩泾原郭季端邀游凤山,自来美堂而上湖亭、海观、梅坡、石林,无不历览,最后登冲天楼,下介亭,观骑射胡舞,赋诗而归。”凤山为殿前司衙所,而杨冠卿所谓“冲天旧阁”即刘过所谓冲天楼。(《咸淳临安志》卷一○《三衙》:“殿前司在鳯凰山下,丽正门之右,有乾道四年御书阁、凝香堂、整暇堂。山之上为月岩,有亭曰延桂,其最髙处曰介亭,崖石嶙峋,亭之后为冲天楼,极海江湖山奇伟之观。”)刘过诗中的郭季端即郭杲子侄辈郭倪,嘉泰间继郭杲为殿前司副都指挥使。郭氏世居殿岩,于武官中官位甚崇,故以“东阁”代称郭氏子弟。可知杨冠卿于淳熙五年,为殿前司都指挥使郭杲之馆客居于临安。

杨冠卿平生多为领兵官之馆客。《客亭类稿》中就有《代骑帅谢皇帝表》、《代兵帅谢到任表》、《代边帅谢赐银合夏药表》(以上卷一)及《代副总管赴任谢留守大学启》(卷六)等文可证。其所依附诸将不止郭杲一人。

李结帖的第四篇有“又□颁示□大丞相寿诗”语,大丞相当指王淮,自淳熙八年九月拜右丞相,九年九月进左丞相,十三年五月罢。又谓“近得范石湖书,来索《西塞图》”。明张丑《真迹日录》卷四载:“王晋卿《西塞渔社图》,为李次山作。绢本,大着色,董玄宰题语,谓其与《瀛山图》同格,恐未必然。其后吴仁杰、范成大、洪景卢、周必大、王蔺、阎苍舒、赵雄温叔、尤袤、翁埜九跋,皆南宋表表著名者。此卷藏王逊志家,真名迹也。细按引首,画图系院人笔,非晋卿也。”

第五篇有“李詹事送笔”云云,查《宋会要辑稿·职官》七之三○,有“淳熙元年七月二十一日,以吏部尚书李彦颖依旧兼太子詹事”的记载,李詹事,当即为李彦颖无疑。

金华林御史帖一

大中久慕隽名,昨辱临顾,获遂识韩之愿,慰浣可知。且蒙宠示《类稿》,疾读数过,气格高古,久矣不见此作也。集句混然天成,尤用敬叹,区区尚需面谢以尽。

按:金华林御史,即林大中。《宋史》卷三九三《林大中传》:“大中字和叔,婺州永康人。入太学,登绍兴三十年进士第,知抚州金溪县。……光宗受禅,除监察御史。……守侍御史兼侍讲。”此帖作年无考,林大中于宁宗即位后尝任中书舍人,题中以御史相称,知必尚在绍熙间。

丹阳张宝文帖三

坚适辱临访,宠惠长笺,虽过情之誉非衰朽所敢当,而事辞典丽,风采烂然,诋颂数过,藏去为法,愧感无以喻。久废笔砚,仓卒不能治报,谨此布谢万分,馀迟面悉。

坚服膺隽望,固有年所。乃者书剑肯顾蓬巷,遂获连日之款,不特夜光明月,永为筐笥之珍,而议论莫特,烛理无遗,罄之馀,开发多矣。上方搜扬魁垒之士协济天下,一言悟意,取富贵立功名,跬步间耳。成命之颁,侧耳以伫。

集句杜诗,开诵数篇,混然天成,殆不知江陵、少陵孰为先后?游戏之工尚如此,它日奏韶于郊庙朝廷之上,其名世当如何?十袭藏去传子孙,珍感珍感。

按:丹阳张宝文,即张坚,镇江府金坛人。《京口耆旧传》卷七附于《张纲传》之后:“坚字仲固,郊恩补承务郎,再擢绍兴甲戌进士第,监临安府新城税。……汤公鹏举为御史中丞,荐为台簿,父纲亦以耆德召,父子联舟东上,时以为荣。引嫌改国子监簿,会纲晋参大政,遂畀祠禄。语见纲传。纲解政,除太常寺簿。……连丁大艰,率礼无违。服阕,除将作监丞,改添差通判常州。秩满,差提举福建市舶。……除江西路转运判官。……居一岁,兴元择牧,难其人,遂畀帅节。在兴元,教阅义士,劝课农桑,惟日孜孜。……坚以勤瘁得疾,八月,除户部郎中、四川总领,视事甫旬日卒。”张坚职名为直宝文阁,《南宋馆阁续录》卷五《撰述》载:“淳熙五年九月,恭和御制《秋日幸秘书省近体诗》,……直宝文阁新江南西路转运判官张坚……一首。”以上三帖,为谢杨冠卿惠寄长笺、来访及赠杜诗集句后所作。然杨氏《集杜诗》编于何时亦无考。惟陆游《渭南文集》卷一五有《杨梦锡集句杜诗序》云:“楚人杨梦锡才高而深于诗,尤积勤杜诗,平日涵养不离胸中,故其句法森然可喜,因以暇戏集杜句。梦锡之意,非为集句设也,本以成其诗耳。不然火龙黼黻手,岂补缀百家衣者邪?予故为表出之,以告未深知梦锡者。嘉泰三年正月丁亥,笠泽陆某序。”杨冠卿的《客亭类稿》记事止于绍熙间,不能据之以考其所终。而陆序有“以告未深知梦锡者”语,不知嘉泰三年(1203)杨氏是否尚在世。而张坚卒于淳熙八九年间,则《杜诗集句》早已编成,又不知是否迟至嘉泰间始得付梓。

稼轩辛大卿帖一

弃疾伏承垂示词集,珠璧耀,乃以瓦砾□□其间,读之令人皇恐。且知左右之爱,忘不独□日也,又以为感。

按:稼轩辛大卿,即辛弃疾,字幼安,济南历城县人,稼轩居士为其号。“大卿”云云,辛弃疾于淳熙五年(1178)召为大理少卿,淳熙八年在知隆兴府、江西安抚使任上被劾落职,此后居于江东路信州近十年。而光宗绍熙间辛弃疾又尝为太府卿。此帖有“垂示词集”,以及“珠璧焜耀,乃以瓦砾□□其间”语,查杨冠卿于淳熙十四年丁未中秋为其所编《群公乐府》三帙作序,序中自称其所辑“绍兴迄于今”,而为曾慥《乐府雅词》未收者,名曰《群公乐府》。陈振孙《直斋书录解题》卷二一亦载《群公诗馀》前后编二十二卷,惟未署编者姓名。详辛弃疾复杨冠卿书中意,必即因杨氏的《群公乐府》收录了稼轩词作,遂自谦“瓦砾混淆其间”,而作书致谢。则辛帖最早作于淳熙末,最晚则应在绍熙间,应无疑问。此帖为《稼轩集》佚文之一,极为珍贵,拙著《辛稼轩诗文笺注》未收,拟于新作《辛弃疾集笺注》中补入。

吴宰斗南帖一

仁杰蒙示雄文杰句,光彩夺目,殆前无古人,钦叹不已。明珠美玉,固有定价,他时一遇知己,诵佳句于百僚之上,咸阳纸价为之顿高,则一见赐只璧,再见列上卿,有不难者。仁杰何人?得先拭目于此,幸甚幸甚。诸巨公知有英特,旧矣,适已治装,不果一携见,但十袭藏去,姑俟异日也。

按:吴斗南,即吴仁杰,乾隆《江南通志》卷一六三载:“吴仁杰字斗南,昆山人,淳熙进士。历国子学录,博洽经史,为时硕儒。尝讲学朱子之门,诗文亦名一时。所著有古易及周易图说、乐舞新书诸编。”题中称吴仁杰为宰,考吴仁杰为淳熙五年进士(见《吴郡志》卷二八)。《朱子语类》卷六八《易·乾》上“有羅田宰吳仁傑云”语,此卷所录黄、林学蒙、黄榦所记,大体上是淳熙末至绍熙初年朱熹的语录,见《朱子语类》卷首所载门人姓氏。是则吴仁杰为罗田县宰,必犹在淳熙末。

渔社李度支帖一

盛制下学,佩意良厚,伏读不任降叹。治安之策,实当今急务,使贾谊复生,为明主计,不过是矣。谨归文府,容面谢次。

侍讲罗尚书帖二

点适辱左顾,获听诲益,且承出示骈骊之语,及所为诗文,格律高雅,三复降叹,姑此叙谢,万一尚容造谒以既。

点伏辱宠示长笺,议论精到,具有本末,三复降叹,□□草老,幸几加照。

按:侍讲罗尚书名点,《宋史》卷三九三《罗点传》:“罗字春伯,抚州崇仁人。六岁能文,登淳熙三年进士第,授定江节度推官,累迁校书郎兼国史院编修官。……绍熙三年……十二月试兵部尚书。”此二帖作于绍熙间。杨冠卿所上罗点长笺,《客亭类稿》中未见。

吴兴沈倅济帖一

吾友杨梦锡通畅古今,粹于诗与文,故题咏闻取诸少陵为有馀,昔以见使市人□毅甫矣,然天鸿家鸡,便令作对,韩惊杜泣。久假不归,则毅甫之句,非止一家言也。梦锡出入少陵,参百篇后述政复未已,使毅甫尚无恙,能无诲已?喜乎坡公后诗有曰:“前生子美只君是,信手拈得俱天成。”岂有俟于吾梦锡耶?

按:吴兴沈倅济,其字与生平事历均无考,毅甫,疑即清江人孔平仲,可参周必大《益国文忠公集》卷五三《临江三孔文集序》。苏诗见《东坡全集》卷一三,题为《次韵孔毅甫集古人句见赠五首》,所引一首为:“天下几人学杜甫?谁得其皮与其骨?划如太华当我前,跛欲上惊崷崪。名章俊语纷交衡,无人巧当时情。前生子美只君是,信手拈得俱天成。

 

 

①王十朋《广州重建学记》,上海古籍出版社1998年新编本《王十朋集》载卷二二,第958页。

②《全宋词》第四册,中华书局1988年版,第1862页。

 

 

作者:辛更儒,黑龙江大学文学院教授。通讯地址:哈尔滨市南岗区泰山路泰山小区F1单元701室,150090。电话:0451-55178042

电子信箱:xingengru@sohu.com

注:本文发表于《文献》2010年第1期
 




相关链接:     黑龙江大学    全国哲学社会科学规划办公室    中国高校人文社会科学信息网    中国高校古籍整理研究工作委员会    黑龙江社会科学网    黑龙江高校科技网
    复旦大学中国古代文学研究中心    《文学遗产》网络版
版权所有:黑龙江大学明清文学与文化研究中心
通信地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南岗区学府路74号黑龙江大学188信箱   |  邮编:150080  |  电话:0451-86609268  |  Email:hdyanjiuzhongxi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