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t
首页中心概况动态资讯机构设置科研人员学术成果人才培养学术活动开放课题论文选粹文献资料联系我们

《蟫史》作者屠绅佚诗九首考释

【所属类目 : 论文选粹】 【文章作者 : 许隽超】 【阅读次数 : 3350】 【发布时间 : 2012-7-12 17:03:58】 【关闭窗口】 【打印此文

 

《蟫史》作者屠绅佚诗九首考释

——兼辨其若干生平事迹

  

许隽超

 
   
摘要:长篇文言章回体小说《蟫史》的作者屠绅,前后宦滇二十三年,多有著述。本文从屠绅弟子师范所辑《小停云馆芝言》中,发现屠绅佚诗九首,并作考释。同时考辨了屠绅的若干生平事迹,如辞世的确切日期,三运京铜的行程,通判广州的起讫时间等,为深入研究屠绅及《蟫史》提供了新的角度。

 

 

    关键词:《蟫史》 屠绅  佚诗九首  生平考辨

 

    嘉庆年间梓行的《蟫史》,首创文言小说章回体,空前绝后,在中国小说史上自有其一席之地。[①]《蟫史》的作者江阴人屠绅(1744~1801),乾隆二十八年(1763)进士,乾隆三十八年抵云南任师宗县知县,乾隆六十年由寻甸州知州调任广东广州府通判,前后宦滇二十三年。有关屠绅的生平事迹,上海古典文学出版社1958年出版的沈燮元先生《屠绅年谱》(以下简称沈《谱》),行世五十馀年,发凡起例,泽被后学。近年来,萧相恺先生、王进驹先生于屠绅生平、创作均有发覆,[②]推动着屠绅研究不断向纵深发展。

    屠绅素负诗名。其诗与《蟫史》颇类,皆以奇崛称,惜无专集行世。顾季慈所辑《江上诗钞》录存十二题十五首,后为金武祥辑入《粟香室丛书》中,题为《笏岩诗钞》。沈《谱》附录一《屠笏岩先生诗文辑存》复自师范所纂《滇系》中补辑一首,得诗十三题十六首。加之《鹗亭诗话》中“手柔”条内的屠绅诗,以及师范《师荔扉先生诗集》卷十四《同人小集寓斋,笏岩师有诗纪事,依韵和呈》、《四月初九日京邸小集,席间步笏岩师韵》诗后所附屠绅原玉二首,得十九首。王进驹先生《屠绅宦滇时期交游事迹考述》一文引檀萃《滇南诗话》,披露屠绅佚诗八首,佚词一首。[③]余近检《小停云馆芝言》,复见屠绅宦滇佚诗九首,今略作考释,兼辨其生平事迹中的若干问题。

    师范所辑《小停云馆芝言》,[④]共十册,第四册录有梁生衡三十五首,名曰《簜山诗抄》。梁生衡名讳下注云:“字荆南,号簜山,山西介休县人。监生,东河试用主簿。”他是屠绅在云南寻甸知州任上结交的晚辈后学。《簜山诗抄》后“附录亢石林诗”四首,师范注云:“石林名肇江,临汾人。与荆南唱和极密,且系寒士,故牵连及之。”再后“附屠笏岩先生遗诗”,师范注云:

 

    先生讳绅,江阴进士,予乡举房师。以寻甸牧,升广州,丁内艰归。服满候补,卒于京,乃辛酉七月之三十日。予十八日赴望江,先生送予,返寓即谓少君矧构曰:“师荔扉出京,予死无棺矣。”甫逾旬,无疾而终。少君至署为予言,闻之黯然。兹于山箧中得遗稿数纸,亟镌之,以志知己之感云。

 

这段文字颇为重要,基本厘清了以下几个问题。一,屠绅辞世的具体日期。师范《习园藏稿鹗亭诗话合序》云:“辛酉春夏间,予以选人赴吏部,屠先生适候补入都,饮酒赋诗,晨夕相往来。予出京十二日,而先生顿卒于客寓。”沈《谱》据此定屠绅卒于春夏间。“出京十二日”云云,与师范在上一段引文中所言的七月十八日出京赴任,其师屠绅七月三十日卒,是完全吻合的。屠绅卒于嘉庆六年七月三十日,殆毋庸置疑。二,屠绅解广州通判任之由。沈《谱》于嘉庆二年之后,接以嘉庆六年,未提及屠绅解广州通判任的时间和原因。观此文,始知屠绅以丁内艰解广州通判任,晚年客京师乃服满候补。三,屠绅子嗣情况。以前无人提及,今据此文,知其至少有二子,幼子名矧构。关于屠绅的卒因,沈《谱》言“以暴疾卒”。[⑤]师范言恩师“无疾而终”,乃为尊者讳也。

    屠绅诗共六题九首,迻录如下,间作考释:

 

        立夏后沉闷欲绝,忽感荆南前夜题诗之兴,次韵索和

    时事何须水除,尘氛百斛簸扬。甘遭鬼刺明崇俨,不解邻梭谢幼舆。无计挽留金谷醉,有时过访玉川居。近来餍饫随群好,未必猩唇胜鲤鱼。

 

按,梁生衡《簜山诗抄》中,与屠绅唱和之作有八首。依师范的编排次序,当皆作于乾隆五十四、五十五年间。其中《次笏岩塘子屯韵》诗云:“满腹尘氛借酒除,年来深悔失三馀。何妨到处成惊坐,不肯狂时笑接舆。雨细似难添巨浸,山空尽可赋闲居。无端读得《离骚》熟,懒向同人辨鲁鱼。”所和即屠绅是诗。塘子屯,在寻甸州。据此,则屠绅此诗作于乾隆五十五年立夏(三月二十二日)或后数日。余进而推测,甚或此九首屠绅佚诗,皆作于乾隆五十四至五十六年间,至迟作于乾隆五十七年十一月左右以运铜离滇之前。[⑥]

 

        铅

    首山铜可范方圆,此物安知入货泉?不似金银犹有母,却疑黄白总非仙。为刀宰割儒生后,挟弹驰驱壮士前。只恐地灵还爱宝,丹砂勾漏竟无缘。

 

按,金属铅称黑铅,金属锌称白铅。滇铜黔铅,均为清代制钱的主要币材。有清一代,长江及大运河航道中,运铜、运铅之船络绎。屠绅曾三运京铜,发为此咏,亦以习见之故。

 

        和邵大鉴堂四首

    焉论咸股与咸腓,叱驭心情咫尺违。居穴可知狸化走,永善己事。张罗无奈鸟高飞。昆明近事。屏人问讯时方急,置驿封题俗所稀。我亦此中秋水静,倘来冲激不如矶。

    幻态纷如茁者蓬,拂衣欲去惜匆匆。邓扬貌亦同平叔,谢客心还结远公。谁谓浸淫恒若雨,我思讽咏好其风。仙人忍辱何容易,到处生涯付大雄。

    略喜乡曹拜望尘,灿然冠盖霎时新。独怜梦得真穷者,辄令延之见要人。一士本难期謇谔,五经尤患说纷纶。墨家摩顶非吾事,自号无名指不伸。

    间有玉笙调子晋,总无真诀授初平。守株何患群而党,放浪尤嫌我不卿。自倚幽花杯独酌,孰吟好句盏长明?天公若问狂消息,灏气弥深上五城。

 

按,邵伦清,字景夔(葵),号鉴堂,江苏苏州府常熟县人。雍正七年(1729)九月初九日生,嘉庆十七年(1812)卒。乾隆二十一年举人,二十八年成进士。由江西弋阳县知县,官至云南广西直隶州知州,后以广西思恩府通判致仕。著有《柏古堂诗稿》。观第一首第三句,知作于友人邵伦清永善令任内。一档馆藏云贵总督富纲乾隆五十八年五月十九日《奏请以邵伦清升补广西州直隶州牧事》录副折,邵伦清乾隆四十七年六月到云南昭通府善令任。屠绅乾隆五十七年十一月左右以运铜离滇,则此四诗当作于隆四十七至五十七年之间。[]

 

        荔扉自京归,作歌寄意

    吾闻名士如骐不受世羁绁,有客春宫报罢犹自笑其。丈夫动足千程与万程,焉能坐待盘中苜蓿阑干始哽咽!甲午合沆瀣,陆机作赋之年最清绝。庚子食京华,居易初吟春草怨离别。戊申来路赕,共惜年光去如瞥。庚戌八月望日仁德府再逢,惠以新诗要使美人香草无一不罗列。滇南云,蓟北雪,中杂中州三楚风月交漏泄。兴酣为余说,心情往往念前哲。宁可千日不饮,不肯一日一饮醉不屑。宁可一日不吟,不肯千日千吟意不悦。春风马蹄任得意,而我公车七上岂悲鲋鱼辙?四座勿喧,主人饶舌。风流文采属师子,塞翁得马非福失马非祸随时节。此间张叔盛览虽寂寥,难得吾徒佼佼在佣铮在铁。

 

按,师范字端人,号荔扉,云南大理府赵州人。乾隆十六年(1751)生,嘉庆十六年(1811)卒。乾隆三十九年举于乡,官云南剑川州训导、安徽望江知县。著有《师荔扉先生诗集》、《二堂文稿》,辑有《滇系》等。乾隆五十五年春,师范七应会试于京师,仍被黜。返乡后,八月十五日至寻甸州署访屠绅,时梁生衡亦客署中,酬酢频仍,颇得文酒之乐。民国十一年刻《云南丛书》本师范《师荔扉先生诗集》卷六《庚戌八月过寻甸谒笏崖师,酒次辱赠长歌,依韵奉呈》、《酒次感怀呈笏崖师,即用荆南长字韵》、《为笏崖师题照》、《笏崖师促荆南以诗留行,次韵奉酬》、《次笏崖师酒后见遗韵,即以留别,并柬荆南》诸诗,皆是时作,第一首所和即屠绅此诗。屠绅是诗颇富跳宕之气,诗中的仁德府,即寻甸州古称。

 

           送蒋别驾晓村还河南 有序

    滇官无乎不病。大者膏肓,次手足,下则疥癣而已。忠孝之不讲,国是民莫之勿问,曰:“吾媚于上,得志,他非所虑。”如是,则其性命也汩丧久矣,二竖庸可瘳乎?求廉洁不能,为贪墨不肯,大僚者束缚之,驰骤之,中有至性,勿克尽也。惟人所命,自不能立也,痿痹不仁,斯人之谓。夫丈夫为人所挫,时不利耳!此邦不我谷,弃官而归,俟其相时而动,未必无所建白。尔时则冬无裘,午无饭,仆马相顾,主人悲咽,困则困矣,性命何加损焉,此不足为患者也。晓村以病免归乡里,是疥癣,非膏肓、手足之故,友人屠绅为诗送之云。

     忆昔盛意气,相看少年时。君游滇十年,恨我来犹迟。交如白头故,望有青云期。共酌索郎酒,同赋诹隅诗。能歌雅及风,不废竹与丝。升沉乃分定,肯使形神疲。君家睢阳彦,敝屣弃厚赀。一官打毷氉,万里豪驱驰。何以媚软红,名场救危。来者物缘扰,归欤吾道宜。喟然整还装,仓皇出昆池。视我绝缨笑,平生露瑰奇。我无幽独感,那作行迈悲?滇官惜鸡肋,滇事蒙虎皮。挥手送故人,亦希后事师。

 

是诗序已辑入师范《滇系》卷八之六,沈《谱》附录一《屠笏岩先生诗文辑存》亦收录。按,蒋恒建,号晓村,河南人。[⑧]乾隆四年(1739)生。以监生捐纳通判,历署大理府弥渡通判、丽江府维西通判、昭通府鲁甸通判,补云南府南关通判。一档馆藏云贵总督富纲、云南巡抚刘秉恬乾隆四十九年六月二十日《奏请以黄大鹤补授云南府南关通判事》折有云:“窃照云南府南关通判蒋恒建丁忧遗缺,虽应归部选,但系新经移驻要区,必得在滇年久,熟悉情形者,较诸部选初任之员,尤足以资弹压而裨地方。”蒋恒建乾隆四十九年乃丁忧解职,与此诗序所云“以病免归乡里”不合。若蒋恒建服阕后再发滇省,至早亦为乾隆五十一年底之事,则屠绅是诗约作于乾隆五十二至五十七年之间。

 

        醉后和山韵

    醉饱何曾有一长,灵台旋置返生香。颇怜教授孙明复,谓师荔扉。不觉参同魏伯阳。山近来大得了悟。山国十千终乐岁,天街三五过清光。时已十七夜。因君妙理观无始,尘事安知径就荒?

 

据第三句,师范时在剑川州训导任上。按,国家图书馆藏抄本民国《剑川州志》,学正、训导栏内均无师范之名。《清代官员履历档案全编》载师范乾隆六十年十一月十七日所呈履历中,有“现任以教谕衔管剑川州训导事,六年俸满”云云,[⑨]则师范抵任当在乾隆五十五年。师范《师荔扉先生诗集》卷六《次笏崖师酒后见遗韵,即以留别,并柬荆南》诗,后十四题为《抵署日仍用戊申年韵书示诸同学》诗,乃甫到剑川州训导任作。屠绅是诗当作于乾隆五十五冬至五十六年春之间。

    师范《师荔扉先生诗集》卷十九《归自皖城后,簜山、芷汀、述亭俱有诗见赠,以病未能属和。霜降前一日,竹轩返自金陵,写怀书事,率成十二律,并简诸君子》诗,其四云:“梁子绵山彦,相知十五年。秋风凤梧路,庚戌同寓寻甸署。残雪蓟门烟。丁巳晤于都门。侠气云垂海,诗情月印天。笏岩有遗句,读罢共生怜。簜山携笏岩先生诗盈帙。”诗作于嘉庆九年九月。梁生衡是时所藏屠绅遗诗尚“盈帙”,待师范整理《簜山诗抄》时,便仅剩“遗稿数纸”了,知屠绅散佚之诗甚夥。

 

    翻书过程中,尚得见屠绅四断句,姑附于此。光绪十六年刻本洪亮吉《玉尘集》卷上云:“屠进士,弱冠即通籍。其为诗有隽才,余最爱其《佳禾篇》、《赠何明府》云云,七古《送陈伯玉》云云,《十月朔偕黄仲则饮旗亭》云云,《忆上人某》云云。近体亦佳,记其一联云:‘风雨十年留铁瓮,云山千古话铜官。’有《笏岩近稿》,余及赵君味辛为之序。”又,民国间刻《云南丛书》本师范《荫椿书屋诗话》云:“今寻甸刺史屠笏崖先生,予甲午实出其房。闱中一别,音问弗通。丁酉(乾隆四十二年,1777)春晤于都门,示予所叠东麓少寇蛇字韵诗七章,予以一夕次答,先生喜极,且有见赠之作,后半律云:‘苍洱文章与古近,蓬莱才望匪今赊。起予倍觉伤离索,琼玖真同报德蛇。’时以铜差留滞寓邸,[⑩]吟《祀灶词》十章,有云:‘玉皇若问人间世,莫道侬无香火缘’。又云:‘勿嫌寒乞真无赖,曾见高僧破灶来’。拟以付梓,予力阻之,乃不果。”东麓少寇,指浙江嘉兴人钱汝诚,时官刑部侍郎。

 

    顺带谈一下屠绅通判广州的起讫时间。光绪五年刻本《广州府志》卷二十三“通判”栏内载:“屠绅,江苏人,(嘉庆)元年任。嵇成闲,江苏人,(嘉庆)三年任。”依此,屠绅应是嘉庆元年通判广州,嘉庆三年丁忧去职。沈《谱》将屠绅始倅广州系于嘉庆元年,依据的也是这条材料,只是未提及嘉庆三年为嵇成闲所代。余综合其它材料,反复细按,始知其实不然。以下是与屠绅通判广州相关的四条材料:

    嘉庆元年春京师奎文阁刊本《大清绅全书》广东广州府栏:“粮捕通判加一级屠绅,笏岩,江苏江阴人。癸未(进士)(乾隆)六十年六月授。”云南曲靖府寻甸州栏:“知州加一级张士楹,湖北松滋人。监生。(乾隆)六十年八月升。”

嘉庆二年冬京师奎文阁刊本《大清绅全书》广东广州府栏:“粮捕通判加一级嵇承闲,江苏金匮人。监生,(嘉庆)二年七月补。”

嘉庆三年九月京师荣锦堂刊本《大清绅全书》广东广州府栏:“粮捕通判嵇承闲,江苏金匮人。监生,(嘉庆)二年七月补。”

《清代官员履历档案全编》:“嵇承闲,江苏常州府金匮县监生,年四十六岁。原任广东潮州府通判,服满候补,今签掣广东广州府通判缺。敬缮履历,恭呈御览。谨奏。嘉庆二年七月二十四日。”[11]

 

继屠绅通判广州者,光绪《广州府志》作嵇成闲,实乃嵇承闲之误。一档馆有嵇承豫、嵇承群、嵇承闲、嵇承恂等乾隆五十九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呈为赏银为父治丧恭谢天恩事》录副折,嵇承闲之父为大学士嵇璜。结合此四条材料及前所引师范注,知屠绅乾隆六十年六月授广东广州府粮捕通判,两年后丁内艰离职。[12]据光绪四年所刻《江阴县志》卷十九《列女·节妇》载:“梅氏,赠奉直大夫屠芳妻,二十八岁夫亡,寿八十一。以子绅官寻甸州知州,赠宜人。”知嘉庆二年夏,五十四岁的屠绅以丁母忧离职。

  


 

[①] 详见侯忠义先生《〈蟫史〉的历史贡献》,载《明清小说研究》2010年1期,第4~8页。

[②] 萧相恺先生《〈琐蛣杂记〉与〈六合内外琐言〉叙考》,载《中正大学中文学术年刊》2007年2期;《从乾隆五十六年到六十年屠绅的行踪看二十卷增订本〈琐蛣杂记〉为后人伪托之刻》,载《明清小说研究》2010年1期。王进驹先生《〈琐蛣杂记〉和〈六合内外琐言〉版本演变及作者考》,载《文学遗产》网络版2009年第3期;《屠绅宦滇时期交游事迹考述》,载《2009年海峡两岸夏敬渠、屠绅与中国古代才学小说学术研讨会论文集》第290~317页。

[③] 檀萃《滇南诗话》(嘉庆五年刻本)卷一引屠绅《和邵大镜堂九日诞辰》诗二首,卷四引屠绅赠程应璜诗二首、寿白蠡峰诗四首,卷六引屠绅《减兰》词一阕。

[④] 《小停云馆芝言》,嘉庆间刻本。卷首师范《序》有云:“辛酉秋,既令望江,邑为吴楚要冲,凡同好之过访者,一帆两桨,直抵南郭外,岁无虚月。遂葺小停云馆,为授餐地。簿书少暇,仍与邑绅衿把酒谈,每拈五七字纪其事,其未经至馆者,亦以邮筒相往来。时日渐久,积卷成帙,题曰《小停云馆芝言》,陆续开雕,借消鄙吝,偶一展玩,如亲晤语。”嘉庆九年九月作。序后为《凡例》,嘉庆十年三月作。

[⑤] 洪亮吉《北江诗话》卷二:“屠刺史绅生平好色,正室至四五,娶妾媵仍不在此数,卒以此得暴疾卒。余久之哭以诗曰:‘闲情究累韩光政,醇酒终伤魏信陵。’盖伤之也。”《北江诗话》,陈迩冬校点,人民文学出版社1983年版,第30页。

[⑥] 据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下简称一档馆)所藏四川总督惠龄乾隆五十八年五月初八日《奏报护送运京运楚铜铅过境日期事》折,屠绅“于乾隆五十七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在泸州铜局兑收清楚,装载开行。”按,滇省运铜官北上四川泸州受兑京铜,至开帮前行,历时约两个月。屠绅由昆明起身,时当在乾隆五十七年十一月左右。另据一档馆藏直隶总督梁肯堂乾隆五十八年十月十七日《奏报滇省运京铜船入直隶抵通州日期事》折,屠绅第三次领运京铜,乾隆五十八年十月初三日全数抵达京师通州。

[⑦] 据一档馆所藏奏折,屠绅此期间充乾隆四十九年三运二起运铜官,五十年正月二十七日在泸店开帮,五十一年六月初八日抵通州,五十二年九月二十二日返省城昆明。另,哈佛大学图书馆藏萧霖《曙堂诗稿》抄本,卷五《邵鉴堂招同人集昆明吴西园螺峰山房,屠笏岩作〈酒人歌〉,余因仿其体赠鉴堂、西园,兼示笏岩》诗,乾隆四十七年秋。《曙堂诗稿》卷四尚有《闻屠笏岩举卓异,诗以庆之 己亥》诗,乾隆四十四年作。

[⑧] 一档馆藏署云贵总督彰宝乾隆三十五年十一月十八日《奏请以余庆长升署云南广南直隶厅同知并蒋恒建署理维西厅通判事》折,称蒋恒建为“河南监生”。屠绅诗中亦有“君家睢阳彦”句,则蒋恒建应为河南归德府睢州人。检光绪十八年《续修睢州志》,卷五《选举·监生》栏内未见蒋恒建之名,故此存疑。

[⑨] 《清代官员履历档案全编》,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1997年影印,第23册第277页。

[⑩] 一档馆所藏奏折,屠绅首次领运京铜,任乾隆四十年头运二起运铜官。乾隆四十年十一月初十日在泸店开帮,四十一年八月初十日抵通州。

[11] 《清代官员履历档案全编》,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1997年影印,第23册第410页。

[12] 洪亮吉《卷施阁诗》乾隆六十年刻本)卷十六有《屠二绅自寻甸州守擢判广南,道过贵阳,留饮三日,醉后赋赠》诗,乾隆六十年九十月间作,知屠绅十月至十一月间到广州通判任。

注:本文发表于《文献》2012年1期

 

 

 

 

 

 

 

 

 

 

 

 

 

 




相关链接:     黑龙江大学    全国哲学社会科学规划办公室    中国高校人文社会科学信息网    中国高校古籍整理研究工作委员会    黑龙江社会科学网    黑龙江高校科技网
    复旦大学中国古代文学研究中心    《文学遗产》网络版
版权所有:黑龙江大学明清文学与文化研究中心
通信地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南岗区学府路74号黑龙江大学188信箱   |  邮编:150080  |  电话:0451-86609268  |  Email:hdyanjiuzhongxin@163.com